相关文章

三全创始人陈泽民:70岁再创业 开发“集装箱地热发电”

每经实习记者 陈耀霖 每经记者 文多

被称为“中国速冻食品第一人”的陈泽民,在七旬之际再度创业,欲“向雾霾宣战”。

“在三全食品董事长位置退下以后,我就把公司交给年轻人去管理,自己专门从事研究怎么利用地热来取代煤、取代石油。很快,地美特开发的‘地热集装箱’发电就可以成为现实了。”12月30日,陈泽民在首届中国东盟-企业家论坛·2017年正和岛新年年会上表示。

会后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专访时,陈泽民笑称,相比起大家熟知的三全食品创始人,自己现在更喜欢被称为“地美特新能源董事长”,因为自己已将大部分精力投入到开发地热资源和治理雾霾中。今年中旬,地美特公司与云南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签署了战略框架协议,项目正在施工,“预计很快就可以实现发电了”。

相比起煤炭、水力、风能发电等传统方式,地热发电因成本高、地质条件要求较多而一直无法推广。不过,陈泽民认为这并不是问题,他表示,地美特正在研发使用的“集装箱地热发电”技术,相比起传统地热电厂可大大降低投入成本,具有大规模推广的可行性。

陈泽民接受专访

七旬之际二度创业

作为三全食品创始人,陈泽民因为速冻汤圆的大获成功而被业界所熟知。他曾任郑州市第二人民医院副院长,中年辞掉公职开始“卖汤圆”,把三全食品做到上市。如今,已经年过古稀的陈泽民再度创业,这一次要“向雾霾宣战”。

“食品不安全我们还有选择的余地,水不干净我们也可以买矿泉水,但是雾霾谁也躲不掉,促使我们去寻找一种新的能源。”陈泽民谈到,解决国内空气污染的严重问题是他开发地热的初衷之一。

利用地热资源取代煤、石油、天然气,这是陈泽民目前想到“治霾”的最好办法。在筹备多年后,今年3月,陈泽民创立郑州地美特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下简称地美特),专心推广地热发电。

不过,地热发电因为开发成本过高,且开发条件苛刻而一直未被规模推广。在国家能源局《2016年能源工作指导意见》 “大力发展非化石能源”的规划中,地热发电也被排在最末尾的位置,相比起“积极发展水电”“稳步发展风电”“安全发展核电”来说似乎不被看好。

“为什么没有发展?因为成本太高。地热发电之前一直不太得到重视,也很少出现在国家的能源规划战略中。”陈泽民表示,中国的地热发电在全世界排第18位,而世界上其实只有20个国家搞地热发电,可以看出国内的地热发电还处在相对落后的阶段。

虽然开发成本高,但是陈泽民的热情并未被浇灭,他表示,“第一,治理雾霾,地热是真正的清洁能源,它是可持续的、稳定的、24小时忠实发电;第二,每个发电的地热发电井都将和地震局联系上,成为一个地震观察站,可以减灾防灾。”

在七旬之际再度创业,外界难免有“说三道四”的声音,但陈泽民似乎对此并不在意。“我50岁才从外科医生转行做速冻汤圆,现在又开始搞地热。从‘小球’、‘冰球’玩到‘地球’、‘热球’,一路上质疑的声音太多了。有人说我老了,是不是糊涂了。但其实我从小就是温差发电的爱好者。”陈泽民表示,速冻汤圆做了十几年,现在早已交给年轻人去管了,搞地热是圆他小时候的梦想。

新能源项目的研发推广,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和时间。在谈及资金来源时,陈泽民表示,自己并未在二级市场减持,所用资金全部来自自身多年的积累。地美特和三全食品也是完全独立的两个体系,“该项目就是我个人的兴趣爱好,跟上市公司是完全独立的。”

推“地热模块化”代替发电厂

国内电力开发之所以“重电轻热”,有业内人士分析称,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地热开发难度高:地下蒸汽腐蚀性大,矿物质又多,汽轮机叶片容易遭到腐蚀,因此汽轮机两三年一换,开发成本也随之陡升。

不过,陈泽民认为,这一问题有望得到新开发技术的解决。

在演示新技术时,陈泽民谈及,以前地热发电需要厂房、管道和各种设备,现在地美特用了一种新方法,把大量的管道、庞大设备都集中到一个集装箱里来,集装箱就成了一个发电厂。该技术的关键在于,整个发电厂的工人、发电系统、遥控系统、控制系统、变速系统等功能都压缩到了集装箱中,这样既节约了成本、同时开发地热电也更加方便。

“打个地热井,集装箱往上面一放,电就出来了,你想小的话就安一个集装箱,想大的话就多安几个,像停车场一样。一个集装箱就像停一个拖挂车,一个集装箱场就是一个发电站。”对于新技术的发展,陈泽民充满信心。

实际上,该项技术已经得到了一些地方政府的合作。据公开资料显示,今年7月时,郑州地美特新能源公司与云南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签署了战略框架协议,涉及500兆瓦地热发电、食品加工、地热发电产业链配套、地热旅游等5个项目的协议,概算总投资超过百亿元。“云南的项目,预计很快以后就能放出电来了。此外西藏也有项目在施工当中。”

除此之外,今年3月才成立的地美特还开启了“并购”模式,其陆续收购了新西兰、美国的地热发电公司,陈泽民称,预计用新发电技术对这些公司进行改造,并在当地市场投入应用,目前新西兰公司已经初见成效。

“正和岛这个会开完了以后,我马上就要飞到菲律宾去。全球100多个地热发电公司,我都想要去看一遍,寻求合作机会。”陈泽民笑称。“就像高铁之于交通,地热对于发电来说也会是一种革命性的转变。我认为,这也有利于从根本上解决现在的环境问题。”